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南方双彩网2019|排列三质合走势图
您現在的位置:民宗概況五大宗教

伊斯蘭教

 綜 述
   (一) 基本情況
    伊斯蘭教從七世紀中葉開始,由絲綢之路和香料之道傳入中國的同時也傳入青海。我省的伊斯蘭教在傳播和發展過程中,形成了多種派別,具有傳播廣泛、信徒眾多等特點。
    我省伊斯蘭教主要分布在西寧市及所屬的大通縣和湟中縣,東部農業區的海東各縣,海北州的門源縣,黃南州的同仁縣和尖扎縣,海南州的貴德縣,海西州的德令哈市和格爾木市等地。
    主要教派有伊赫瓦尼、格底目、賽萊費耶三大教派和哲赫林耶、嘎底林耶、虎夫耶、庫布林四大門宦。截止目前,全省91萬穆斯林中,伊赫瓦尼信徒約有53萬;格底目信徒約有10萬人;賽萊費耶信徒約有5000人;虎夫耶門宦信徒約有10萬人,哲赫林耶門宦信徒約有8500人,嘎底林耶門宦信徒約有8000人,庫布林耶門宦信徒約有3000人。
    解放初期,全省有清真寺714座,伊斯蘭教宗教人員822人;1958年有清真寺932座,宗教人員1746人。據1996年統計,全省有清真寺1356座,伊斯蘭教宗教人員2280人,經政府批準開放的拱北有3座。
    西寧市東關清真大寺在全省影響較大,屬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循化縣街子清真寺,在我省伊斯蘭教中也有一定的影響。平安縣洪水泉清真寺屬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建筑古老、風格獨特,文物價值較高。
    (二) 主要工作
    第一、全面貫徹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加強對伊斯蘭教事務的管理
    多年來,在省委、省政府的領導下,認真貫徹落實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伊斯蘭教界廣泛開展維護法律尊嚴、維護人民利益、維護民族團結和維護祖國統一的“四個維護”教育,重視對宗教人員的培養教育,依法加強對宗教事務的管理,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第二、在全省伊斯蘭教界廣泛開展“雙五好”評比活動。
   “雙五好”評比活動的主要內容是:1、五好清真寺:民主管理好,學習宣傳貫徹執行政策好,堅持團結開寺好,依法開展宗教活動好,促進精神文明建設好;2、五好阿訇:愛國愛教好,遵紀守法好,宗教操守好,維護團結好,服務群眾好。通過各級伊協組織,把包括廣大信教群眾和宗教人員在內的廣大伊斯蘭教界的積極性調動起來,統戰、宗教部門與伊協互相協調、密切配合、共同采取有效措施,保證了“雙五好”評比活動的健康開展。
    通過開展此項活動,把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內容有機地融入“雙五好”評比活動之中,充分利用“瓦爾滋”演講比賽,《古蘭經》朗誦比賽等有益的教務活動,讓教職人員經常向群眾講政策、講法規、講團結、講奉獻,把與穆斯林群眾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清真寺,建設成為宣傳黨和國家方針政策和宗教知識的講壇。涌現出了一大批“五好清真寺”和“五好阿訇”,得到了各級統戰、宗教部門的表彰和獎勵,有的清真寺還被評為全國百座模范清真寺,受到國家宗教局的表彰。
    第三、加強愛國教職人員隊伍建設,保證伊斯蘭教工作正常開展。
    在加強愛國教職人員隊伍建設方面,一是通過辦阿訇培訓班、選送中青年阿訇到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和中國伊斯蘭教經學院學習、到發達地區參觀學習,開展“瓦爾茲”演講、《古蘭經》朗誦比賽等有益的活動,對廣大教職人員進行愛國主義、社會主義和民族團結教育,進行社會主義民主法制和政策教育,不斷提高他們的政治思想覺悟和法制觀念,提高他們的宗教學識水平。二是積極協助愛國宗教團體搞好工作,加強組織建設。在黨和政府的關懷下,1981年9月成立了青海省伊斯蘭教協會,并在穆斯林居聚的有關州(地、市)、縣(區)成立了11個伊斯蘭教協會。把那些擁護黨的領導,擁護社會主義制度,有宗教學識,作風正派的愛國教職人員特別是中青年愛國教職人員充實到各級伊協的領導班子中,保證我省愛國宗教界后繼有人;三是加強省伊斯蘭教經學院的領導班子建設和教師隊伍建設;四是積極開展各種對外交流活動,選派我省阿訇到埃及、沙特等國參加伊麻目培訓班等等,進行高層次的交流活動,促進了他們的成長。
第四、堅持團結開寺原則,處理教派糾紛。
    恢復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以來,教派矛盾和糾紛一度曾顯得十分突出。如何妥善處理和解決各種矛盾和糾紛,成為我省伊斯蘭教工作的重點和難點。為此,省委及時做出了團結開寺的正確決策,各級統戰、宗教部門在全省伊斯蘭教界進行廣泛宣傳,在處理教派矛盾和糾紛時堅持團結開寺原則不動搖,妥善地處理和解決了各種教派矛盾和內部糾紛,維護了社會穩定,促進了民族團結。
    第五、堅決貫徹朝覲政策,認真搞好朝覲服務工作。
    為全面貫徹黨的宗教政策,1982年國務院批準“自費探親朝覲”,1985年批準開展有組織、有計劃的“自費朝現”,1998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下發了《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轉發<朝覷工作會議紀要〉的通知》。我省各級宗教部門和伊斯蘭教協會,認真貫徹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朝覲工作的一系列方針政策,認真搞好朝覲組織服務工作,為赴沙特朝覲的穆斯林群眾審辦護照、代辦簽證、訂購機票、兌換外匯等等,提供各種便利條件,使其圓滿完成朝覲功課,實現了他們畢生的心愿。
 
1、淵源與傳播
2、宗教活動場所
3、教派情況
4、經堂教育
5、主要寺院
 
1.淵源與在青海的傳播
1.1   淵源
伊斯蘭教是世界性宗教之一。伊斯蘭,阿拉伯語音譯,意為“順從”、“和平”。信奉伊斯蘭教的人統稱為“穆斯林”,意為“順從者”。
伊斯蘭教是阿拉伯人穆罕默德于公元610年創立的。伊斯蘭教創立后,很快由阿拉伯地區單一民族的宗教發展成為世界性的多民族信仰的宗教。
伊斯蘭教的根本經典是《古蘭經》。它是在穆罕默德23年的傳教過程中陸續宣布的,是伊斯蘭教教義的最高綱領,是伊斯蘭教法的源泉和立法的根本原則。
圣訓是僅次于《古蘭經》的伊斯蘭教經典,是穆罕默德的言行及其所默許的圣門弟子言行的匯集。它是伊斯蘭教教義和創制教法的重要源泉和根據之一。
伊斯蘭教在中國舊稱天方教、清真教、回教等,回族、維吾爾族、哈薩克族、柯爾克孜族、塔吉克族、烏茲別克族、塔塔爾族、撒拉族、東鄉族、保安族等10個民族信仰伊斯蘭教。
伊斯蘭教傳入中國的時期,史學界一般認為在7世紀50年代,即唐永徽年間。這一時期,曾有不少阿拉伯、波斯等國的伊斯蘭教信徒定居中國。
青海是陸上絲綢之路和唐蕃古道兩條大動脈的交匯處。遼闊的天然牧場,豐腴的待墾土地,成為滋生涵養眾多民族的發祥地,也是伊斯蘭教傳播較早的地區之一。其早期傳播方式主要是通過阿拉伯、波斯等伊斯蘭教國籍的兵員退伍后留青藏高原安家定居實現的。據史料記載,當時亞洲地區先后崛起了大唐、吐蕃、大食三大強國,他們圍繞中國西部、中亞東部展開了擴大疆域的角逐。有的穆斯林在青海地區定居下來,成家立業,繁衍子孫。同時,由于戰事頻仍,絲綢之路和唐蕃古道時通時斷,阿拉伯、波斯等穆斯林商人長期滯留青海等地,為了生計,置產成家,成為當地居民。以上人員在青海的扎根,就是伊斯蘭教在青海的扎根,他們及其后裔,經過定居、成家,成為青海地區早期的伊斯蘭教信徒。
 
1.2 傳播
五代、宋朝時期,伊斯蘭教在青海有了進一步發展,最早入居青海的伊斯蘭教信徒的后裔人數有了增加,又有新的伊斯蘭教信徒定居青海。
13世紀初,蒙古汗國首領成吉思汗率大軍西征,先后征服了中亞各國,并將各國軍隊和青壯年組成“回回軍”,連同回回工匠分配給他的后妃和兒子,或由成吉思汗親自統領,有的“回回軍”隨成吉思汗之子所統領的蒙古軍繼續西征南討,有的隨成吉思汗東進,隨同蒙古軍進行滅夏、征金、打南宋的戰爭。每征服一地,即派“回回軍”駐防,上馬戰斗,下馬耕牧。蒙古統治集團統一中國后,對各地駐軍采取“隨地入社”的政策,將各地駐防的“回回軍”就地編社,或五十戶、或一百戶為一社,原地定居,故有“元時回回遍天下”之說。
元代入居青海的伊斯蘭教徒,遠遠超過了唐、五代、宋時入居的數目。
明朝時期,伊斯蘭教已由外來宗教轉化為本土宗教。青海穆斯林人數又有新的增加,除了穆斯林本身家庭人口的繁衍生息外,還有人口的遷徙與改信伊斯蘭教,由內地遷徙的穆斯林移民及大批信仰或改信伊斯蘭教的蒙古部落和維吾爾人先后移牧青海。青海各穆斯林民族回族、撒拉族、保安族相繼形成,伊斯蘭教也由外來宗教轉化為本土宗教。在各穆斯林民族中相繼涌現出一批宗教學者。青海回族中先后涌現出奴爾阿訇、李定寰阿訇等全國聞名的學者,在撒拉族中收藏有珍貴的經典,并擁有一批高水平的講經人。奴爾阿訇于明萬歷二十年(1592)率800名教徒前往新疆傳播伊斯蘭教,后在哈密去世,葬于廟爾溝地區,被當地伊斯蘭教信徒譽為“穆罕默德圣者的優越后代,在世界上建樹偉大伊斯蘭事業的奴爾阿訇”,其墳與墓碑至今保存完好。李定寰品德高尚,學識淵博,精通經典學理,曾被許多地方請去講經傳教,得到各地教眾高度評價。
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前,伊斯蘭教在青海處于穩定發展時期,除穆斯林人口自然增長外,有一些外地穆斯林移居青海,其中,清初甘肅回民米喇印、丁國棟反清失敗后大批回民逃入青海。河州(今甘肅省臨夏市)、涼州(今甘肅省武威市)等地回民移居青海,逃荒、經商定居青海等。還有一些土族、漢族改信了伊斯蘭教。這一時期也是伊斯蘭教各種教派傳入青海的重要時期。元、明朝,伊斯蘭教派在青海已有傳播,主要是在阿訇等宗教人士中傳播,對群眾影響不大。從明末到清康熙時期新疆伊斯蘭教白山派首領阿帕克和卓曾先后三次到青海傳播蘇非主義,雍正、乾隆年間馬來遲、馬明心先后在青海傳播各自的教派。從此,伊斯蘭教各教派都在青海穆斯林中有了傳播。
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到清朝末年,青海伊斯蘭教處于多災難時期。這一時期,由于青海伊斯蘭教內教派之間的爭斗表面化,發展到械斗,清政府支持一派,壓制一派,擴大矛盾,以削弱雙方力量,進而乘機進行鎮壓,先后爆發了清乾隆四十六年、四十九年、清同治年間、清光緒年間河湟地區各族穆斯林的大規模反清武裝斗爭,遭到清政府殘酷鎮壓,極大地削弱了伊斯蘭教在青海的發展。這一時期,居住在同仁地區的保安族,舉族遷往今甘肅省積石山東鄉族保安族撒拉族自治縣大河家,也是青海穆斯林人數銳減的一個原因。
民國年間青海的統治權一直掌握在馬麒、馬麟、馬步芳家族手中,由于其信仰伊斯蘭教,對伊斯蘭教給予了一定程度的關注,支持修建清真寺,推行伊赫瓦尼教派,給各地清真寺派阿訇,支持成立青海回教促進會等等,便使青海伊斯蘭教得以振興、恢復和發展。一些外地穆斯林商人、學經人先后定居于青海,有一些非穆斯林民族群眾改信了伊斯蘭教。
新中國成立后,青海穆斯林群眾和其他宗教信徒一樣,政治上翻了身,成了國家主人;經濟生活上有了保障,安居樂業;中國共產黨和人民政府的各級組織,嚴格貫徹執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各族穆斯林的宗教信仰、生活習俗受到了保護和尊重;清真寺、道堂、拱北等宗教活動場所受到了保護,宗教人員得到妥善安置,生活困難者給以補助;尊重穆斯林的節日活動,對特需用品提供方便,機關干部中的穆斯林享受休假的權利;對伊斯蘭教內部各派的宗教活動,堅持“各信各教,各行其事,互相尊重”的原則。廣大穆斯林群眾切實過上了正常的宗教生活,真正享受到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成立了省、州(行署、市)、縣伊斯蘭教協會,創辦了省伊斯蘭教經學院,舉辦了阿訇進修班。各清真寺都成立了寺管會組織,引導宗教人士團結開寺,以寺養寺,減輕信教群眾的宗教負擔,不僅使群眾過上了正常宗教生活,而且逐步把宗教活動納入法制化軌道,在愛國主義的旗幟下把愛國與愛教統一起來,自主辦教,從而使伊斯蘭教的活動走上了與社會主義社會相協調相適應的道路。由于黨和政府堅持各民族平等團結政策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對各宗教一視同仁,一律平等,信教群眾生活安定,享有充分的民主權利,青海穆斯林人數發展很快,由建國初期的26萬人,發展到90萬人。
 
2、 宗教活動場所
2.1 清真寺
中國伊斯蘭教的主要宗教活動場所現在統稱為清真寺,并按地名和禮拜場所的大小而冠名。如西寧東關清真大寺、循化街子清真大寺等名稱,以示區別。
清真寺的稱謂是從明代后期開始的,唐代被人們稱為“禮堂”,宋代被稱為“祀堂”或“禮拜堂”,元、明時期寺院的稱謂開始多樣化,有正教寺、真教寺、清教寺、凈覺寺、懷圣寺、回回寺、回教堂、禮拜寺等不同稱謂。從明代中期開始,逐步趨于統一,以阿拉伯文“麥斯吉德”的意譯“禮拜的場所”而稱之為“禮拜寺”。到了明代后期,一批精通阿拉伯文和漢文的穆斯林學者,在他們的漢文譯著中借用了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清真”一詞所包含的“純潔質樸”的含義,對“清真”作了新的解釋,賦予“清則凈,真則不雜,凈而不雜,就是清真”的內涵,使之成為中國伊斯蘭教文化的專用名詞,諸如清真教、清真言、清真寺、清真食品等。清真寺的主要職能是:禮拜誦經、傳播教義、執行教法、興辦實事等。
新中國成立后,伊斯蘭教發生了歷史性變化,宗教封建特權被逐步廢除,廣大穆斯林的宗教信仰受到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保護。各寺院互不隸屬,團結開寺,分別受到當地村、鄉、鎮、區政府的領導。寺院內部由正副教長(或稱伊瑪目,或稱開學阿訇)主持教務,招收若干滿拉(學生),教授伊斯蘭教經典;設立包括開學阿訇在內的寺院民主管理委員會,由正副主任各1人,委員若干人組成,集體負責寺院財產管理、寺院后勤以及選聘開學阿訇、自養等社會事務。民主管理委員會成員由群眾民主推薦,政府批準。開學阿訇由群眾推選,民主管理委員會同意,報經當地鄉、區政府或縣民族宗教事務局批準后,憑伊斯蘭教協會頒發的阿訇合格證開學,使寺院管理走上了民主化、法制化的軌道。
2.2 拱北
拱北,阿拉伯語音譯,原意為“圓房頂建筑”。盛行于阿拉伯、波斯及中亞地區的伊斯蘭教建筑形式,后專指伊斯蘭教蘇非派為其篩赫、圣裔、先賢修建的墳墓陵園。伊斯蘭教傳入中國后,中國穆斯林對伊斯蘭教著名傳教士、學者、官員等先賢也修建拱北,以區別于一般墳墓,表示對先賢的尊崇。伊斯蘭教蘇非派傳入中國后,在西北地區回、東鄉、撒拉、保安等民族中逐漸形成四大門宦,這些門宦及其分支的“教主”或“老人家”無常(是回族經堂用語,意即去世)后,信徒在他們的墓地或修道處修建拱北,其建筑形式與明清時期的中國傳統建筑相融合,除墓廬多用阿拉伯建筑圓拱墓蓋形式外,附設的禮拜殿、坐靜室、誦經堂和居室等多為中國庭院式建筑。近現代以來,在比較有名的拱北中,大多在墓廬上修建有六角形或八角形重檐塔樓,雕梁畫棟,蔚為壯觀。拱北不僅是教眾拜謁道祖之地,也是各門宦傳教、管理教坊、舉行重大宗教活動的中心。拱北的教務,一般都由墓主的繼承人或親屬、“出家人”主持管理。一般設有拱北管理機構,僅由專人負責接待教民,組織宗教活動,保護陵墓。
青海省內伊斯蘭教四大門宦都有拱北,主要分布在西寧、大通、民和、化隆、循化、平安、湟中、門源、祁連等地區。1980年以后,隨著寺院的開放和宗教活動的恢復,各門宦的信眾也開始公開到拱北進行宗教活動。現在,全省有大小拱北81處,大部分相對獨立,有管理組織,管委會比較健全,都有固定主持人,有些還有常住人員,他們平時負責守護拱北財產,接待來人,在舉行宗教活動期間協助主持人安排活動。
 
3. 教派
伊斯蘭教的派別,基本上是由阿拉伯、波斯或中亞地區傳入或受其影響而產生的,各派之間在教理、教法上并沒有明顯的不同。在青海,無論三大教派,還是四大門宦,雖在語言和某些習俗上存在什葉派的痕跡,但并不存在什葉派,都屬于伊斯蘭教主要教派遜尼派中的哈乃斐學派。
(一)格底目
格底目,系阿拉伯語音譯,意為“遵古”,故又稱“遵古派”,普遍稱為“老教”。在唐、宋、元、明朝代,全國沒有格底目的稱謂。只是到了清朝各種教派傳入后,才把早期傳入的伊斯蘭教冠以“格底目”之名,以與其他教派相區別。格底目在教義上屬遜尼派,恪守伊斯蘭教的六大信仰和五項功課,因襲宗教傳統與習俗,嚴格遵守老教規,反對標新立異,但也不干涉其他教派的做法,對其他教派和門宦持寬容及調和持中的態度。格底目教眾經常把阿訇請到家里念平安經、知感經,進行紀念亡人的活動,經念完后給阿訇送“海底耶”(阿拉伯語音譯,意為“贈品”,即施散財物。);病人臨終前,要為他舉行念“討白”(阿拉語音譯,意為“懺悔贖罪”。)儀式;在喪葬儀式上,主張以《古蘭經》轉“伊司戛推”(指穆斯林葬禮中替亡人贖罪的儀式。);送亡人時穿白戴孝;歿后頭七、二十七、四十天、百天、周年、三年,都要宰牲、搭救亡人;在禮拜上,主張禮“副功拜”;在穆罕默德誕生日要作圣紀等。
(二)伊赫瓦尼
伊赫瓦尼,阿拉伯語音譯,意為遵行經訓的人們。主張“憑經立教”,“遵經革俗”,故又稱“遵經派”。由于該派是在伊斯蘭教瓦哈比耶派教義影響下創立的,帶有革新色彩,創立較晚,又被稱為“新興教”、“新教”。
伊赫瓦尼的創建者是東鄉族馬萬福(1849-1934),經名奴海,因出生地在今甘肅省東鄉族自治縣果園村,又名馬果園,后尊稱為果園哈吉。少年時代在東鄉北莊清真寺學習阿拉伯文,攻讀經典,對阿拉伯文、波斯文經典有較深造詣,成為北莊清真寺年輕阿訇,是虎非耶派北莊門宦的尊信者。1888年前往阿拉伯麥加朝覲,在麥加與瓦哈比耶派的傳教士進行了學術交流。1892年回國后,與河州一些阿訇、哈吉共10人結為兄弟,組成一派,公開宣布退出虎非耶北莊門宦。提出了“遵經革俗”的主張,即“果園10條”:1.不聚眾共同念《古蘭經》,一人念,大家聽;2.不高聲贊圣;3.不多念“都哇”(阿拉伯語音譯,意為祈禱。);4.不朝拜拱北;5.不請阿訇聚眾做“討白”;6.不紀念亡人的忌日;7.不用《古蘭經》給亡人轉“伊司戛推”;8.強調天命功課,不鼓勵舉行五功以外的副功;9.處理教法問題以易行為原則;10.不能請人代念《古蘭經》。由于10條主張針對性很強,引起各門宦的反對,被地方官吏、華寺門宦教徒馬安良下令禁止。馬萬福在河州難以立足,從1908年開始,先后到陜西、新疆傳播伊赫瓦尼。1916年新疆督軍楊增新以傳播新教引起事端為由,予以逮捕,押解甘肅途中被甘邊寧海鎮守使兼蒙番宣慰使的馬麒截回青海。馬萬福在馬麒和馬麟的支持下,大力傳播伊赫瓦尼。
馬麒根據推行伊赫瓦尼教派的需要,將西寧東關清真大寺改為“海乙寺”,成為全省的中心大寺,管轄全省清真寺,并由西寧東關清真大寺為全省各寺培養和輸送阿訇。
馬萬福在馬麒、馬步芳父子的大力支持和扶持下,先后在青海培養了馬祥臣(又名尕阿訇)、馬順天、馬云、尕張八、馬大師傅、大八哥、尕循化、尕白莊、老阿林、馬祿等10大阿訇,使伊赫瓦尼在河湟地區牢固地扎下了根,他還先后到化隆群科、湟中上五莊邦巴、魯沙爾等地的清真寺開學講經。馬萬福在傳播伊赫瓦尼的過程中,吸收各地本派阿訇的建議,逐步完善了伊赫瓦尼派的主張,以“回到《古蘭經》中去”,“憑經立教”,“遵經革俗”為宗旨,主張按教法舉行宗教活動和儀式,革除不符合教法的禮儀;主張“認主、順圣、遵經”,按“主命、圣行、副功”次序履行“五功”;不提倡道乘修持;為教眾念經不得要報酬,即所謂“吃了不念,念了不吃”;強調《古蘭經》關于“凡穆民皆兄弟”的思想;無教主,實行互不隸屬的教坊制,反對門宦和拱北;經堂教育要中文與阿拉伯文并重。
民國26年(1937),馬萬福在西寧病逝。第二年,青海、甘肅兩省伊赫瓦尼教派分裂為兩派,一派以甘肅省廣和縣三甲集尕蘇個哈吉為首,對馬萬福的主張奉行不渝,屬多數派,被稱“蘇派”或“一抬”;另一派以尕白莊(馬得寶)阿訇為首,提出改革馬萬福的部分主張,認為只能承認“前三輩”(指穆罕默德、圣門弟子、再傳弟子。)對教義教律的解釋,自稱“賽來菲耶”(阿拉伯語音譯,意為尊祖。),被稱“白派”或“三抬”(白派在禮拜時抬三次手,與蘇派抬一次手相對立,故稱“三抬”。)。
為了鞏固和發展伊赫瓦尼教派,民國30年(1941),西寧東關清真大寺教長馬祥臣組織召集了“宗教學術研討班”,參加研討班的有西寧、湟中、化隆、門源以及甘肅河州、平涼等地的阿訇,集中對《古蘭經》中有關教義、教法、教律的經文進行了探討;對伊赫瓦尼教派思想進行了概括,統一了認識;決定把西寧東關清真大寺作為傳播伊赫瓦尼教派的基地,大力培養傳教人才,以青海為主、面向全國招收滿拉,中學班70名,大學班50名,學成后分赴各地開學講經。伊赫瓦尼倡導的以經訓為宗旨,簡化教義、教規,減輕群眾宗教活動經濟負擔的主張,得到民國時期全國著名阿訇王靜齋、馬良駿、虎嵩山等人的支持,使伊赫瓦尼教派不僅在西北的青、寧、甘等地占主導地位,而且在全國各地都有所傳播。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伊赫瓦尼教派中的“賽來菲耶”首領馬得寶又在河湟地區宣傳他的主張,引起白、蘇兩派糾紛,并準備械斗。在人民政府的調解下,經過教育,制止了歷史悲劇的重演。現在,“賽來菲耶”在民和、西寧、湟中等地有一定數量的信眾。
(三)西道堂
西道堂又稱“漢學派”,是清朝末年民國初年出現于甘肅臨潭縣比較獨特的中國伊斯蘭教派別。該派信奉遜尼派教義和哈乃斐學派教法,誠信“認主獨一”、“順主順圣”、“遵經依訓”,履行“天命五功”,兼有格底目和哲合林耶的一些特征。
西道堂主要特點有五:
  一是重視將伊斯蘭教教義與中國傳統文化相結合,繼承劉智等人提倡的用漢文、漢語詮釋伊斯蘭教經義。
二是提倡男子不留辮子,女子不裹足,婚姻自主,不收受彩禮,不收受教眾的“海底耶”等。
三是鼓勵教眾及其子女上學讀書,接受文化知識教育。學生的學雜費用、考上大學的學生在校期間的費用由道堂支付。
四是倡導實業辦教,農牧商工結合,形成教徒過集體生活的社會經濟實體。馬啟西主張“在今世中求來世”,“在現實中求未來”,并用很大精力經營農、牧、商、林、工各業,興辦教徒“大家庭”。
五是教主實行終身制,但不得世襲,選賢能者繼任。各清真寺阿訇,由教主選派。各經濟實體的經理、學校的校長由教主任命。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西道堂受到保護。現在,青海地區西道堂的信眾主要集中在民和地區。
 
4. 經堂教育
經堂教育即寺院教育,是中國伊斯蘭教在清真寺內傳播伊斯蘭文化的宗教教育制度。
伊斯蘭教在中國初傳時期,主要是外來的阿拉伯人、波斯人以通婚為紐帶傳播伊斯蘭教,通過家傳口授的方式傳播伊斯蘭教的知識、經典和教義。后來隨著這些外國僑民由客居到定居,成為中國公民的過程,在他們的后裔中,在語言文字上也開始了教學漢語漢文的過程,入儒學,學儒典,對伊斯蘭教的經典、教義反倒生疏了。能夠維系他們伊斯蘭教信仰的,一是伊斯蘭教禮拜寺的存在,一是阿拉伯、波斯以及后來中亞傳教士的不斷入華傳教。到了明朝后期,明王朝采取閉關鎖國的政策,外國穆斯林進不來,造成中國伊斯蘭教教職人員危機,培養宗教人才就成了當務之急。經堂教育就是在這樣一種背景下出現的。
青海是開展經堂教育較早的地區之一,也是開展經堂教育的重要基地。湟水流域的西寧、黃河流域的循化,在明朝就有一些伊斯蘭教經學大師。西寧奴爾阿訇率徒到新疆傳播伊斯蘭文化,成為新疆伊斯蘭教史上一件重要事項。明末清初,西寧、循化等地的經堂教育已聞名于國內外,國內經學大師海文軒等人曾千里迢迢率徒游學循化,學經、錄經。從明崇禎年間到清康熙年間,新疆白山派首領阿帕克和卓多次到青海循化、西寧等地收徒傳經,并在循化修了經堂。一般從國外學經回來的經師,都要先后到青海開學講經。國外一些經學大師來到中國后,一般也都到河湟設堂講經。因此在明、清時期,特別是清康熙、雍正年間,青海涌現出了一大批伊斯蘭教經師,被聘往各地設學講經,促進了伊斯蘭教在中國的傳播。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以后,以蘇四十三為首的青海回族、撒拉族反清斗爭失敗,青海穆斯林各族受到殘酷鎮壓,許多清真寺被焚毀,行動受到嚴格限制,正常的宗教生活,也只能在嚴密控制下進行。清廷在清真寺設立義學,派教師講解孔孟之道,取代經堂教育。在此背景下,經堂教育受到很大沖擊,處于衰落之中。民國時期,經堂教育有所恢復和發展,不僅學阿拉伯文、波斯文的經典,而且學習漢文和數學、史地等知識,將經學與新文化相結合,進行學校教育的嘗試,以改變經堂教育的落后面貌。民國時期,青海經堂教育仍處于領先地位,國內許多地區的穆斯林到青海學經,同時也有阿拉伯、伊拉克、也門等國家的穆斯林到青海學經。
新中國成立后,為了培養合格宗教人才,國家開辦了中國伊斯蘭教經學院,從穆斯林中選拔獻身宗教事業,具有一定文化知識的青年入學深造,系統地學習宗教知識和大專課程,畢業后到各地清真寺受聘擔任阿訇。1987年青海成立了伊斯蘭教經學院,開始了宗教人員省內正規化的教育。同時多次舉辦阿訇進修班,通過伊斯蘭教教義、教法、教史的學習以及黨的民族、宗教政策和愛國主義教育,經考試合格,由省伊斯蘭教協會發給合格證,才能當阿訇,使伊斯蘭教宗教人員的教育在正規化、法制化的軌道上進行。
 
5. 主要寺院
青海是中國穆斯林人口較多地區之一,歷史悠久,清真寺比較多,遍布全省城鄉各地,在東部穆斯林各族聚居區內,幾乎每個村莊都有清真寺。現全省共有清真寺及活動點1339座,已批準開放1268座,各清真寺始建年代大多無文字記載,但經實地踏勘,將各清真寺的建筑風格、所用建材、磚雕木雕外形和內涵、寺內外樹木的年輪加以對比,并與當地古老建筑以及遠離城鎮、人煙罕至的山鄉古老清真寺加以比較,通過綜合分析,可以看出青海有許多歷史悠久、建筑風格特殊的伊斯蘭教寺院。
西寧市東關清真大寺:因地處西寧市東關大街的中心而得名。它是青海省最大的清真寺,也是中國伊斯蘭教著名清真寺之一。據《重建西寧大寺碑記》(1914年)載稱,大寺建于明代,距今有六百余年。1986年5月27日,青海省人民政府正式批準將西寧市東關清真大寺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街子清真大寺:位于循化撒拉族自治縣街子鄉。該寺是撒拉族祖寺,青海最早的伊斯蘭教寺院之一,始建于元初,其原始規模、面貌已不可考。該寺珍藏一部泥金手書《古蘭經》,為撒拉族先民從撒馬爾罕帶來,一直完整保存至今,成為撒拉族族寶。
清水清真寺:位于循化撒拉族自治縣清水鄉河東下莊村。始建于明朝,現在的寺院建筑,保持了明代的規模和風貌。1988年9月15日被青海省人民政府列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科哇清真寺:位于循化撒拉族自治縣白莊鄉科哇村,是撒拉族始祖尕勒莽后裔于元末明初所建。1986年5月27日被青海省人民政府列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孟達清真寺:位于循化撒拉族自治縣東部積石山和孟達山下孟達鄉大莊村風景秀麗的小盆地中間,占地面積2000多平方米,呈四方形。1986年5月27日被青海省人民政府列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洪水泉清真寺:位于平安縣洪水泉回族鄉洪水泉。始建年代有兩說,一說為明永樂八年(1410),一說為清乾隆年間。該寺是青海伊斯蘭教清真寺建筑年代久遠,保存完好,風格獨特的寺院。1986年5月27日被青海省人民政府列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馬營清真寺:位于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馬營鎮中,建于清咸豐年間,同治年間及民國時期曾翻修。該寺在歷史上經堂教育比較有名,在甘、青地區有一定聲望。

附件

【字體: 】【收藏】 【打印】【關閉

相關文章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南方双彩网2019 球探网足球即时此分 飞艇在线计划稳 足彩打水不赚钱了 时时走势图规律 玩彩票的技巧和方法 大庆冠通棋牌麻将免费 好运来计划官网苹果 美女捕鱼游戏手机版 返水最高的彩票网站 pk10赛车玩法介绍